• APP下载 企信商务通APP下载
  • 登录
  • 注册
新闻资讯 > 新闻报道详情

打造戏曲之都 共享戏曲盛宴

发布于:2018-12-28 15:46

打造戏曲之都 共享戏曲盛宴

时入初冬,走进中国婺剧院,舞台两侧“打造戏曲之都,共享戏曲盛宴”的电子广告格外显眼,作为《首届中国(金华)李渔戏剧周》活动之一的《全国优秀剧目展演》正在这里举行。承办单位浙江婺剧艺术研究院,邀请了昆剧、汉剧、秦腔、梆子戏、黄梅戏、花鼓戏、赣剧、甬剧等全国各地十余个不同剧种的专业院团,来婺剧院献演。为时半个月的展演,每个剧团各显其长,各展风彩,名副其实的戏曲盛宴,让金华观众在家门口一饱眼福,同时又给婺剧人提供了极好的学习交流机会。

金华历来就是戏窝子,前辈世世代代爱看戏,养活了一代代戏班,从而孕育了拥有六个声腔的婺剧,换言之,有相当于六个单声腔的剧种在经济不算发达的金衢盆地繁衍生息世代相传。新中国成立后,以浙江婺剧团为龙头的专业婺剧团相继成立,迎来了绝好的发展机遇,打造出一批令戏曲界专家刮目相看的婺剧精品佳作,将优秀传统剧目的艺术水准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迅速完成了从草台艺术成为剧场艺术并占领城市演出市场的进程。将婺剧推向鼎盛时代。1962年浙婺首次晋京,轰动京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媒体盛赞演出成功,还受到中央领导的肯定和赞扬。进入新世纪,婺剧遇上了互联网时代,人们自觉不自觉卷入网络世界,颠覆了传统的娱乐方式,婺剧却能绝处逢生,化危机为机遇,闯出了一条具有婺剧特色的发展之路逆势而上,一定程度改变了婺剧的生命形态和生存方式,给古老的婺剧注入新的活力。浙婺这些年,紧抓农村市场的同时,通过文化走亲闯荡大江南北,走遍了全国多数省会城市,还连续十年受文化部委派去世界各地演出,每次跑两三个国家。从而大大提高了婺剧在戏曲界的地位和影响力。由此可见,把金华打造成戏曲之都得天独厚,势在必行!

 

十七世纪初出生于兰溪夏李村的李渔,是我国历史上杰出的戏剧理论家、小说家和社会活动家。他的戏剧观念对中国古典戏剧产生了深远影响。李渔许多作品很早就传到海外 , 且有多种语种的译本。上世纪八十年代,本人在文化局工作期间,就曾接待过两位来自日本早稻田大学研究李渔的学者,知道海外对李渔的研究已相当深入。然而,作为李渔故里的金华,了解李渔的艺术成就和他对中国戏曲贡献的人并不是太多。现今举办《首届中国(金华)李渔戏剧周》,不仅是表达一代婺剧人对李渔的崇敬,更是对研究李渔戏剧理论的一种省悟,一种呼唤!时至今日,李渔对戏剧创作的许多精辟理论仍具指导意义和实践价值,如李渔提出的“立主脑”“脱窠臼”、“密针线”、“减头绪”等一系列观点。在戏曲语言上,主张“贵显浅”、“重机趣”、“戒浮泛”、“忌填塞”;在题材选取和情节安排上强调“奇”与“新” 等,仍被当代剧作家们视为座右铭和创作警句。开展李渔戏曲理论的研究,定将有利于促进婺剧的发展,有利于将金华打造成戏曲之都。

纵观全国优秀剧目展演,题材多样,有经改编整理的传统戏,新编的历史剧,新创作的现代戏。真正让专家和观众一致叫好的,多半是经整理改编、久演不衰的传统戏,它给婺剧人就如何改革创新带来新的启示。一是婺剧改革尺度不是越大越好,面貌不是越新越好。自戏曲出现危机以来,小改、中改、大改的戏见过不少,婺剧改革也经历了很多,改表演,改音乐,改布景,作过各种尝试,进进退退,兜来兜去,到后来还得回到戏曲固有的本体。程式就象是戏曲骨架,可以改良,可以重新架构,但不能掏空或推倒重来。写意、虚拟是戏曲的特质和优势,也是它的审美特征,一旦离它而去就不成戏曲了。戏曲这一表现形式己相当成熟,就象端庄的中山装,或是完整完美的旗袍,属无可挑剔的传统款式,从而仅适宜作色彩的变化,或局部的调整改造。一旦试图将它改成时装,必将事与愿违,既毁了原有审美价值,又成不了人们喜欢的时装。古老的婺剧更是如此,改革尺度不是越大越好,越新越好。不能放弃自我而一味迎合时尚,若将戏曲本体改没了无异于自杀。改革需要自信和定力,在多元文化消费环境下,相信自有喜爱戏曲这一款的。

 

二是改革要尊重大众艺术的通俗性。艺术发展通常是去芜存菁由俗趋雅得以升华,由于戏曲源于农村,兴于民间,鲜有平民性,世俗性、通俗性特征,在《闲情偶寄》一书中,李渔从编剧原则和技巧的角度提出尚俗而不媚俗的要求,充分表达了他"为观众而戏曲"倡导通俗化的戏剧观:“传奇不比文章,文章做与读书人看,故不怪其深,戏文做与读书人与不读书人同看,又与不读书之妇人小儿同看,故贵浅不贵深。”无须寻求雅与俗的定义和界限,能让大多数人看懂的艺术,就可以认为是大众的通俗艺术。时至今日,正视、尊重戏曲的大众性、通俗性创作原则,有利于增强戏曲的生命力。

 

三是要珍惜剧种风格特征。婺剧是八婺大地生态环境下培育出来的地方剧种,具有吸收了本土民俗文化、民间小调并与金华方言相融合的独特音乐,如:乱弹的《三五七》和《二凡》,徽戏的《西皮》和《二簧》等等,这些带有规定性、一曲多用的曲牌,是婺剧的家谱,特有的家产,是识别剧种的主要标志,甚至是婺剧的脸面,不宜年作伤筋动骨的改动。倘若有朝一日抛开家谱、家产,无异于另立门户,不知道自己将成了谁?长期形成的戏曲就象是一种茶,不同剧种,就象是不同产地不同品牌的茶品。茶就是茶,喜茶者日复一日,享受的就是那点略带苦涩的清香,陶醉在那点难以言表的韵味里。不能因为当下许多人喜欢喝可乐、雪碧,就将其掺和其中,沦为不伦不类的东西。艺术的价值在于个性,地方剧种的价值也在于鲜明的地域特色。


在线反馈
*联系人:
*联系电话:
*反馈内容: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