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P下载 企信商务通APP下载
  • 登录
  • 注册
新闻资讯 > 新闻报道详情

戏曲评论,你凭什么脱离戏曲?

发布于:2018-12-28 15:47

“戏曲化”的戏曲批评,应该以深厚的戏曲史论学养为根基,以较强的戏曲鉴赏能力为储备,以对戏曲创作及舞台规律的稔熟把握为保障,是在坚持戏曲美学原则的前提下,融艺术品鉴和理论提升于一体的审美判断。

 

部分专家认为,当下的戏曲批评不能令人满意,除批评生态的整体性问题之外,还在于戏曲批评与戏曲艺术的本体相对隔膜,对戏曲作品的描述、阐释、评判和规范常有隔靴搔痒之憾,呈现出明显的“非戏曲化”倾向。显然,进一步加强戏曲理论开拓与研究非常必要。

 

昆曲《逐梦记》

戏曲批评要成为戏曲艺术发展的磨刀石。近些年不断涌现的英模题材、时代题材戏曲,其社会意义不言而喻,但客观地说,艺术表现的上乘之作并不多见。在评价这些作品时,批评者往往刻意强调其宏大主旨和工具作用,而对其艺术局限,不是未能发现,而是大多故意视而不见,或熟视无睹,或顾左右而言他,敢于直言批判者越来越少。这种批评忽略了艺术自身的意义和属性,难以对戏曲艺术的发展提供有价值的理论参照。

 

昆剧《梧桐雨》

戏曲批评要针对舞台艺术的特有规律。目前的戏曲批评,大都侧重于分析思想主旨、人物塑造、语言风格等一般意义上的文学因素,很少专门针对戏曲传达主旨的特定手法、塑造人物的独特方式、组织语言的独有韵致,展开细致入微的探讨;至于对戏曲的表演、音乐、舞美进行专业而深入的分析,则更为罕见。文学分析固然重要,但正是由于戏曲有着不同于文学的特有属性,因而以文学方式来统摄戏曲批评,终究是不可取的。

 

京剧《汾河湾》

戏曲批评要立足于戏曲艺术的特定美学规律。套用话剧,尤其是写实话剧的审美方式来评判戏曲是不科学的。戏曲拥有更为丰富的形式审美资源,更擅长表现生活常理、人之常情、社会常识,追求舞台呈现的虚拟美。若以话剧标准来评价戏曲,难免出现审美判断的偏差。

若要提升戏曲批评的审美品格与文化功能,不仅依赖批评生态的整体优化,也要摒弃工具主义,超越文学定势,尊重戏曲美学,坚守戏曲本体,开展真正“戏曲化”的戏曲批评。“戏曲化”的戏曲批评,应该以深厚的戏曲史论学养为根基,以较强的戏曲鉴赏能力为储备,以对戏曲创作及舞台规律的稔熟把握为保障,是在坚持戏曲美学原则的前提下,融艺术品鉴和理论提升于一体的审美判断。戏曲批评应该“戏曲化”,也能够“戏曲化”。

 

  

 

在线反馈
*联系人:
*联系电话:
*反馈内容:
取消